建立屬於我們時代的收藏|專訪路易莎象山藝文中心主理人 Jacky Y. Chen

(圖/Yaoxiang Zhang 攝)

作品是創作者與聆賞者對話的介質,每一件作品都是創作者透過創作展現屬於自己的「心思」,不管是藝術作品或是美酒佳釀,都是如此。除了喜歡收藏美好的事物外,路易莎象山藝文中心主理人 Jacky Y. Chen 更透過自身與時代的脈絡作為介質,建構屬於自身時代的收藏觀點,也從這些藏品的不可替代性中,梳理了屬於自身的思維觀點。

一圖看懂

(圖/Yaoxiang Zhang 攝)

分享本圖

「對我來說,代表我眼中美好的事物,就是我的收藏標的,但什麼是『美好』?我確實是有自己的脈絡存在。」好幾次找 Jacky 聊天,他都一直處於忙碌的狀態,或許是面對面的會議,也或許是停不下來的電話, Jacky 似乎有一點停不下來,好像各種不同的事情像工廠的流水線一樣向他襲來,而他持續不停地進行決策、說明想法,你也會感受到他的腦袋似乎是一直在轉動著;不過,當提到屬於他個人的「收藏」時,那個停不下來的齒輪似乎不再那麼緊繃了,Jacky 的臉上多了一分悠遊,雖然你仍然可以感受到他的腦袋仍一直在轉,但他的思維似乎「鬆」了許多,看著他把玩手中草間彌生的南瓜雕塑,那種稍微帶著沉靜感的從容,連眼神似乎都多了一些自在。

尋找、保存,連結屬於時代的意義

Jacky 告訴我,他的收藏其實可以分為「蒐」與「藏」,蒐是一種尋找,藏則是一種保存,有了尋找與保存,收藏才會完整,而這樣的過程,確實帶有某些程度的世代觀點,「想像一下,回到 1940 年代,在紐約的成功的商務人士,他們的收藏除了歐洲的經典藝術作品,但在當時的紐約畫廊,已經開始有系統性的經營當代藝術創作者,所以,他們會收藏更當代的抽象表現主義,你會發現藝術家的價值,是隨著企業家的成長同時前進的。」他叫我想像,如果在那個年代是抽象表現主義,但下一個經典是什麼?「我覺得這很重要。」

確實,不管在任何領域,都會討論「未來,什麼議題才是最重要的」,「在 1940 年代,如果要投資,你可能會買石油、P&G ,到了 1980 年代,人們討論的是電腦科技,但到 2024 的現在,討論的議題,又是什麼?」投資如此,收藏亦然,Jacky 說自己在各個領域的收藏都具有「脈絡性」,更在意的是「我」喜歡的這個作者現在在做什麼、未來想要做什麼,而未來的人們,又會怎麼去看待這個作者現在所做的事情,「對我來說,這個就是當代藝術必須探討的議題。」他說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與觀點,收藏者也是,藝術家也是,而這個想法與觀點,就是屬於他眼中的「脈絡」,「我除了作品之外,我會看這個作者的思維,藝術品考驗運作的能力,你還可以探討作者背後的歷練,其實從作品中看出這些社會的意象,進入更時代性的觀察,這就更有意思了。」

一圖看懂

(圖/Yaoxiang Zhang 攝)

分享本圖

說起自己的收藏,Jacky 笑說自己其實是從「喝」開始的,「我一開始其實是被我的經濟學教授 James Wu 帶出來的,在唸書的時候,他常在週末找我去他家,每次都是喝兩、三瓶紅酒後,再開一支威士忌,每個週末都這樣,所以我開始對紅酒的『風味』產生了興趣。」說自己是從收藏葡萄酒開始,因為想體驗不同的紅酒,所以一開始收藏品項比較廣、比較雜,而後又進入古董、威士忌的收藏,也因為這些因緣際會,進入了當代藝術的收藏,「進入當代,這個很有趣,後來十多年前認識了一些當代藝術家,這些人也喝紅酒、威士忌,我是因為酒友的關係才跟他們比較熟悉。」Jacky 說自己跟他們聊酒、他們就跟他聊當代,聊藝術創作的展覽,在不斷對話之下,Jacky 發現自己開始對藝術開始有些「感受」,當時「新當代」的趨勢脈絡也持續醞釀,他也展開藝術收藏的想像,「聊到後來好像慢慢開竅了,知道藝術其實是這麼一回事。」

時代、脈絡,建構屬於自身的想像

Jacky 告訴我他自己的第一件收藏,是草間彌生的小尺幅作品,而後又收了 KAWS 與岳敏君的聯名公仔,之後在 2015 年時因為與藝術家薛松合作了一檔《山水・可樂》的展覽,因為喜歡藝術家試圖理解西方文化進入中國時,與中國文化產生的衝擊連結而發生的創作,而且這也是自己跟藝術家第一次的合作,自然也就成為了薛松《山水・可樂》作品的收藏者;不過,後來的收藏卻是從「作品」開始入手,「每一件收藏作品,其實應該說都是我想要的,而且重點還是在那個時代的脈絡上的,再去選擇、再去去蕪存菁。」Jacky 的收藏邏輯是「先認識作品」,在瞭解創作思維與脈絡後,最終再決定是否收藏,「我最先認識的是藝術家的作品,當我覺得作品很棒,才會想要試著認識創作者,從喜歡的作品出發與創作者開始對談,瞭解創作者的創作脈絡後,再決定要不要收藏。」

一圖看懂

(圖/Yaoxiang Zhang 攝)

分享本圖

他說自己現在收藏的藝術創作,大概具有代表性的作品約有 30 到 40 件(「我沒有實際在計算,因為數量不重要,有的時候你擁有一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,可能就比你擁有 100 件普通的作品來的有價值吧!」),但 Jacky 也說對於收藏,最難的議題其實是取捨與選擇:「舉例來說,如果你想要賣掉一件作品,那可能是因為價格;但如果有件作品是你很喜歡的話,即便外面收購的價格再高,恐怕也無法打動你吧!」Jacky 說自己不會常常更動收藏品項,但有的時候收藏脈絡是會持續精進的,「我的去蕪存菁,是一種『流動』的議題,因為我的想法會隨著時間去轉變,因為我的思維也會跟著時代的脈動與我的所見所聞,同步進行調整。」

時間、技藝,想像屬於時間的意義

對威士忌,也是如此。Jacky 很喜歡分享對於威士忌的觀點,對他來說,佳釀的收藏可以分成「可以拿來與朋友分享的」及「一定要收藏起來的威士忌」,這樣的分類,可以從「年份」、「特殊性」與「不可取代性」為核心,「可以一直拿來分享的威士忌,我會找有一點特殊性、好喝的,可能是很平衡、很乾淨,這一種好酒對我來說,是大多數。」他會拿來品酩的佳釀,是承載著風土與釀酒師對於時代的理解,雖然時代是不斷地在進步,但像威士忌這樣需要時間醞釀的佳釀,還交融了時間與當代知識的對話,「這是很有當代藝術的美學的。」至於 Jacky 會保存收藏的珍稀佳釀,則更需要累積時代的「意義」。他以山崎 50 年舉例,蒸餾陳釀這些新酒的時代,在當時的日本是二次大戰後物資缺乏的時代,因為戰爭時期歐美國家對日禁運,陳放威士忌的橡木桶可以說是非常缺乏的物資,山崎為了陳放威士忌選擇了產於北海道的日本橡木——水楢木做成橡木桶,但水楢桶陳放的威士忌一開始狀況並不理想,當時未受到首席調酒師青睞的酒液卻在經過數十年後,在其中發現了白檀、伽羅類等獨特的芳香,在這樣偶然的機會下誕生的水楢桶原酒,對山崎來說卻已成為不可缺少的關鍵原料之一,「所以在千禧年時,山崎推出的山崎 50 年,它除了稀有(因為只有 50 支)也具有代表性的時代意義,這真是太特別了,所以它也成為我的收藏的重要標的。」

一圖看懂

(圖/Yaoxiang Zhang 攝)

分享本圖

對 Jacky 來說,這是屬於時代的「風味」,有些老酒因為會製程與儲存方式的改變,那個你熟悉的「時間醞釀的味道」就不見了,「對我來說,那是一種記憶。」用藝術的觀點來說,當一個時代的在地的人的生活模式成為理所當然時,作者所使用的媒材與技法一定是那個年代最習慣使用的器具,記錄的也是與他生活相關的,「所以在當時的狀況下,你可以從藝術作品中看到當時的生活樣貌,酒也一樣。」Jacky 以手中的 Bowmore 波摩威士忌限量系列「 The Lovers Transformed 」 23 年與 36 年單一麥芽蘇格蘭威士忌為例,他告訴我 23 年是他會拿來品酩的,但 36 年會則是每喝一口就會覺得捨不得的:「對我來說,23 年很平衡、風味也很豐富,我在裡面喝到雪莉桶的不同風味,還有漂亮的花香、蜂蜜、烤麵包的香氣、皮革的風味也很棒;但 36 年則是很單純的風味,很乾淨、美好,有一種單純的甜美感。」但如果硬要說的話,Jacky 覺得雖然 36 年風味的變化不多,但它卻是會進入 Jacky 收藏名單的選項:「因為我在36年裡面,找到很多其他品項找不到的味道,這對我來說,是很特殊的美好。」

一圖看懂

(圖/1% Style )

分享本圖

他笑說,佳釀與藝術創作一樣,自己一定會留下來的作品,應該會是眼中「具時代代表意義」的作品:「尤其是可以進美術館收藏的作品,更是我捨不得割捨的作品。」Jacky 形容,收藏者眼中一件「很好」的作品,是當你拿出來,所有人就都知道它的時代代表性,那就夠了。

對 Jacky 來說,收藏具時代脈絡的作品是一個「進行式」,也是自己在收藏領域希望達成的目標:「我會盡力去做,不過能不能達成目標,我暫時不知道;但我會用我的腳步、態度去努力接近這個目標。」Jacky 說自己在「蒐」與「藏」的過程中,享受的是接近「目標」的過程,「以及,當我展示我眼中重要的作品時,讓很多人可以感受其中的美好,就很好了。」

 

 

延伸閱讀
EDITOR'S PICKS 編輯推薦
隨著臺灣綿長的海岸線,感受海浪與海風,踏上桃園永續之旅。 (圖片來源/桃園觀光導覽網)

豐盛波瀾的海,寂靜無際的沙,衝突與和諧共存的桃園秋色

  「世界是⼀本書,不旅⾏的⼈只讀了⼀頁」——聖奧古斯丁,西⽅哲學家。 隨著臺灣暖冬的涼爽海風吹上臉龐,鮮豔地秋冬指定色彩,...

桃園石門水庫風景秀麗,獨特的活⿂料理更是庫內⽔質清淨的證明。(圖片來源/桃園觀光導覽網)

⽤味蕾感知土地故事,桃園的歷史美食廊道

「任何⼀種愛,都比不上對美食的熱愛真切。」—英國文豪蕭伯納(George Bernard Shaw) 而在桃園大溪,這份對美食的熱愛,不僅僅是食慾、香氣...

北橫險峻壯麗、⾼聳挺拔的⼭勢吸引旅人一探究竟。( 圖片來源/桃園觀光導覽網)

揮灑北橫山稜線,刻畫桃園秋意的印象輪廓

「It is not the mountain we conquer but ourselves.」— 艾德蒙 希拉里(Edmund Hillary...

資料來源:花蓮觀光資訊網

跨越時空,花蓮原古的島嶼語言,串起太平洋的珍珠項鍊

曾經,海洋是人類通往世界唯一的道路,而島嶼,則是一顆顆被細心安排的珍珠,「南島語系」就如同那根串起太平洋珍珠項鍊的線,用文化和語言,...

1_太巴塱_展覽第二區_續存.jpg

以口傳探尋部落起點,花蓮太巴塱文物館首展《TAFALONG 太巴塱》盛大開展,四大展區傳承遠古文化

秀水明山的花蓮縣光復鄉,亦是阿美族最大且最古老的部落「TAFALONG 太巴塱(塱,音同「朗」)」部落的所在地,「太巴塱」實為原住民語中的「白螃蟹」,...

(照片資料來源:花蓮縣文化局官方資料)

隨「太平洋花蓮溫泉季」裊裊輕煙,走入秋季湯花之戀

當城市的氣溫開始微涼 ; 當樹梢的枝葉浮現紅、黃、橘三種色彩 ; 當花東縱谷間灑落的陽光,褪去猛烈,而變得溫柔可人 ; 當花蓮瑞穗溫泉公園,亮起了一盞盞燈籠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