殘缺也能名留青史:日本戰國時代武將與大名也無法自拔的茶器蒐集狂熱

戰國茶器13

提倡「茶禪合一」的日本茶道文化,是大和民族崇尚「極簡」美學的起點之一。茶道在日本蓬勃發展的原因,可以追溯至刀光劍影的戰國時代,對於四處征戰、明日不知是否身死他鄉的武士們來說,能在廝殺陣前享有一段寧靜片刻,忘卻生死所帶來的恐懼,既是療癒身心的儀式,也是為置生死於度外的自己打氣。久而久之,茶道在武將和武士階級間逐漸普及,不僅是在亂世中尋得恬淡的信仰,甚至演變成一種上流社會積極參與的活動,人們會為求修身養性舉辦茶會,同時與茶道相關的活動,也被武士、大名們視為可拓展人脈及商談秘密機要的管道之一。

能換得國家的茶器名物從何而來?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茶道中看似黯淡樸拙的茶器與茶道具,除了作為盛裝茶湯的器皿,更是古時地方大名用來彰顯身份地位的象徵。

流通於日本的傳統茶器,多是由唐朝禪宗僧侶傳入日本的舶來品,又稱「唐物」,傳入日本境內後,經過民間陶工多年的再製與改良,逐漸發展出自己的樣子,甚至誕生所謂「一樂、二萩、三唐津」的本土高級和物茶器。除此之外,名家所持有過的茶器時常會被冠予專屬的「名號」,吸引地方大名的垂涎、搜刮。一只珍貴的茶器價值不斐,甚至用土地和財寶都不一定換得到,究竟,茶器為甚麼會從單純的進口貨品,轉變成大名們爭相搶奪的手作「精品」呢?這些茶器有何魅力,讓我們繼續看下去。

「作為一種器物美學」——千利休的茶藝精品

說到日本茶道,那就不能不提及被後世譽為「茶聖」的千利休( Sennorikyu ),他出身於戰國時代的自由貿易之都「堺」(今大阪府堺市),父親為當地的魚販,不過他沒有繼承父業,千利休在家人的鼓勵之下,一心一意的踏入茶道的風雅世界。熱愛茶道的千利休,憑藉著他的本事成為大名家族底下的職業茶師,還與當時的陶工名家初代長次郎( Tanaka Chōjirō )合作創建出著名的「樂燒茶碗」( Raku ware ),不用機器輔助、以手指塑捏成形後,以竹刀或工具切削而成,在殘缺的外型中體現出千利休寂靜悠遠的茶道美學。

受織田信長與豐臣秀吉任用的千利休,日常工作也包含鑑定茶器的價值,由於他的名氣和威信不容小覷,因此經他認證的茶器,就像貼上了茶道權威的金字招牌、身價水漲船高,這也是茶器收藏價值在戰國時代大幅增長的原因之一。

可惜的是,這個在茶道界潛心鑽研的大師,最終仍逃不過世俗命運的捉弄,根據歷史記載,千利休在豐臣家擔任御用茶頭(專屬茶師)的時期,常會在各大茶會中陪伴豐臣秀吉,這不僅讓他數次捲入官場權力鬥爭的漩渦中,最終更因得罪豐臣秀吉而被下令切腹謝罪,人生在正值最輝煌的頂點黯然落幕。然而,他所留下的數件茶器,仍在茶道文化中,掀起一股「巧者為下,拙者為上」的器物美學風潮延續至今。

  • 樂焼茶碗——「長次郎」
一圖看懂

「無一物」是長次郎系列茶碗中的赤釉作品,名號源自於千利休的子孫仙叟以「悟的極致為無心的境界」作為命名意境,傳達柔和寧靜的器物美感(圖/國家文化遺產數據庫)

分享本圖

在茶道的世界裡,「一樂、二萩、三唐津」一直是茶器鑑定中屹立不搖的夢幻逸品,由千利休所創作的「樂燒茶碗」飽含他個人的獨特設計美學,後由陶工長次郎純手工燒製的茶碗共有七件,被稱為「利休七種」,僅剩三件流傳至現今,成為彰顯日本傳統技藝的重要國寶。

「樂茶碗」外型帶有窯燒過的工具夾痕顯得未經修飾,充滿手捏與切削的痕跡,口緣圓潤內凹,呈現蜿蜒山路般的起伏,在長次郎的作品中被稱作「五岳」,用規模較小的窯爐低溫燒製,所以成品才會多有氣泡紋路產生,使得樂茶碗的材質比普通陶器脆弱,保存也相對困難。

茶器冷冽乾枯的外貌,飽含了千利休所追求的「冷、凍、枯、寂」之美,從此這類千利休所宣揚的「無法複製的殘缺」成了日本「茶」美學的器物典範,間接刷新了眾人看待茶器的文化高度。

  • 茶杓——「淚」 
一圖看懂

(圖/德川美術館)

分享本圖

茶杓原是在中國作為藥匙使用,傳到了日本之後,當地人以竹代替原本的象牙材質,透過手工削製來改為能適用於杓取茶粉的茶具,茶道界認為一位茶人的人格氣度會完整體現在這支長約 20 公分的細杓上,一如能從每一次地使用,都能感受到茶人將一生奉獻給茶道的可敬身影。

這支在天正 19 年( 1591 年)手削完成的茶杓是茶聖千利休的遺作。因已不可考的政治原因,豐臣秀吉賜千利休切腹自盡,他在臨終前的最後一場茶會削製了這一支茶杓,並留給弟子古田織部(又名古田重然、Furuta Oribe ),礙於師傅千利休罪人的身分無法公開憑弔,古田織部為這支茶杓打造了一柄黑色茶杓筒,將茶杓放入其中,代替千利休的牌位,每日皆不忘跪在茶杓前祭拜,將其取名叫「淚」,現在藏於德川博物館內,成為茶道界的至高寶物。

「作為一種權謀貨幣」——織田信長的名物狩り之路

除了千利休,戰國時期還有一位對茶器、茶道最為癡迷的武將——尾張霸者織田信長,據說,1568 年足利義明訪問京都時,有武士和商人向信長進獻了著名的茶具,因此開啟他對茶器的熱愛與癡狂。

除了本身喜愛茶道之外,信長在察覺到知名茶器風行各地方大名的熱烈景況後,就下令所有手下與領地商人上繳自己收藏的名貴茶器,且越是昂貴,越是難以取得的珍品,信長越想納為己有,歷史學家將織田信長這一特殊行為稱作「名物狩り」,而「狩り」又有採取、尋找和觀賞之意,凸顯了信長在亂世征伐的途中,仍不忘尋找茶器名物的那份執著。

一圖看懂

織田信長肖像(圖/Wikimedia Commons)

分享本圖

著迷於蒐集茶具的信長,曾突發奇想用自己徵收來的茶器取代土地與財寶,當作獎賞賜給有功之臣。傳說當時只要臣子打完勝仗歸國,信長就會將財寶與一排茶器置於地板兩側供臣子們選擇,要財寶還是要從信長的茶器珍藏挑選一件都可以,也因此,財寶與茶器之間,開始有了等價意義。站在幕府權力最高峰的信長,不僅熱愛茶器,更賦予茶器能夠掌控屬下保有忠誠、不生二心的功效,透過茶器馭人,成為當時的特殊現象。各家大名與其下的所有武士把名貴茶器視作權位的象徵,不僅能當作保值的傳家寶代代相傳,就連外交談判時,也能被當作是與城池、土地相同價值的籌碼!

  • 茶入——「九十九髮茄子」
一圖看懂

「九十九髮茄子」曾屬於室町幕府第三代幕府將軍足利義滿,據說竟連上戰場他都將此物一併攜帶。(圖/靜嘉堂文庫美術館)

分享本圖

這種外型圓如茄子的茶具,是用來盛裝茶末的器具叫做「茶入」( chairi ),「九十九髮茄子」屬於唐物,名號來自於「侘茶」文化創始人村田珠光( Murata Jukō )以九十九貫錢率先買入,瓶身上又有如白色髮絲的釉紋故得名,有人將其稱為「天下第一名物」,更因在戰國時代大名之間轉手多次,擁有「流轉之茶器」的稱號。

據說在幾經轉手以後,九十九髮茄子輾轉流入大名松永久秀( Matsunaga Hisahide )手中,他和織田信長同樣是視茶器如命而且熱衷於收藏古物的人,在信長擁立新一任幕府將軍進京的路上,松永久秀就帶著九十九髮茄子去見了信長,希望能投靠其麾下,並借助他的力量奪回大和國領土的支配權。後來信長信守承諾幫助久秀奪回領地,可見此物在信長眼中的確價值連城,值得他出兵征戰。後來,九十九髮茄子在本能寺之變後被豐臣秀吉接收,並且在日本戰國末期的大坂夏之陣(俗稱大阪之役)中,隨著大阪城的倒塌與大火化為一堆碎片。神奇的是,這些碎片最終被德川家康尋獲,經塗裝師的巧手,奇蹟似的修復成功,這個曾經看起來不起眼的唐物茶器,竟然能經歷這麼多戰爭磨難,接連被戰國三雄:織田、豐臣和德川三家所持有,也算是走在最戲劇化的歷史長河上了吧。

而名器九十九髮茄子輾轉的收藏之路,直到明治時代才真正告一段落,愛好古物收藏的日本三菱財閥二代掌門岩崎彌之助( Iwasaki Yatarō )在當時以 400 枚金幣買下,目前藏於三菱公司總部旁的靜嘉堂美術館,結束了它波瀾顛簸的旅程。

一圖看懂

「九十九髮茄子」在大阪城遭攻伐後的斷垣殘壁中尋得碎片,交由塗裝師藤重父子進行修復,事後家康大為讚賞父子的工藝技術,並將此茶器贈與他們。(圖/Wikipedia)

分享本圖
  • 平雲釜——「古天明平蜘蛛」
一圖看懂

在《太閣樣軍紀之內》一書中記載松永久秀曾打碎過一支平蜘蛛釜,《山神總事紀》則記載古天明平蜘蛛釜在信貴山城之戰前早已遺失,此茶器的下落眾說紛紜,成為了一個歷史謎團。(圖/Wikipedia,《劈開平蜘蛛的松永久秀》,月岡芳年)

分享本圖

相信大家對於置放在瓦斯爐上的熱水壺並不陌生,可你敢相信,曾經有人會為了這樣一件器物激昂的付出性命嗎?平蜘蛛釜作為一種茶器式樣,因外貌酷似平臥著的蜘蛛而得名。相傳在松永久秀手上的古天明平蜘蛛,一直是織田信長作夢都想納為己有的名物,在久秀投靠織田家後,他經常暗示久秀獻上平蜘蛛釜,不過愛茶成癡的久秀卻遲遲沒有進獻。

在數年以後,松永久秀對織田家掀起反叛,織田信長於是出兵攻打,面對垂死掙扎的松永久秀,佔上風的信長一反常態要求士兵暫停進攻,並透過使者要求久秀獻上古天明平蜘蛛以保全性命。不過,松永久秀並未妥協,相傳他面對織田信長的提議,激烈的回應道:「平蜘蛛跟我的項上人頭,織田信長一個也別想得到!」說罷,便緊抱著平蜘蛛引爆一綑炸藥自盡身亡。與茶器玉石俱焚的歷史傳說雖無法明辨真假,可在後世的日本文學作品與大河劇中,都曾多次提及這樣一則為茶具付出生命的軼聞,可見無論是與茶殉情的松永久秀,或是對茶器抱有狂熱執著,甘願為它退去千軍萬馬的織田信長,都在在顯示了日本戰國時期的大名將軍們如何為茶具痴狂。

一圖看懂

在 2020 年日本大河劇《麒麟來了》便以戲劇化形式還原了信貴山城之戰織田信長與松永久秀爭奪茶器「古天明平蜘蛛」的歷史故事。(圖/NHK)

分享本圖
  • 茶入——「珠光小茄子」
一圖看懂

珠光小茄子已於本能寺之變大火中遭到焚毀,圖為德川家第四代將軍的茶道師範片桐石州的茶器作品「宇治」。(圖/東京国立博物館)

分享本圖

珠光小茄子的蓋子與瓶身在製作上十分精妙,是當時茶道界中公認的頂級唐物,符合了村田珠光所定義的「幽玄」(ゆうげん)器物的玄奇特質,此概念放在日本的器物美學,意指該物的存在不在於展現稀有名貴,而是能經由器物本身的設計來顯現隱藏不露的玄奇,抑或是具曖昧模糊性的設計理念,珠光小茄子的蓋子能在順暢倒置的同時絕不脫落,以當時的技術工匠要精確的計算材質彈性,還有豐富的燒製經驗才得以成功製作,因此才評價為具有「幽玄」特點的茶器,是織田信長在蒐集名物的生涯中所獲得的一件珍品。

在織田信長的半自傳回憶錄《信長公紀》中曾記載,織田家的得利戰將瀧川一益在立下赫赫戰功後,希望信長能將珠光小茄子賜與自己,可是信長考慮了再三,並沒有將這件茶器賜給他,作為補償,信長賜與一益名刀、名馬、黃金以及上野一國和信濃兩郡領地,一益更因此獲得了舉足輕重的權勢與地位。儘管如此,瀧川一益在接受賞賜之後還是失望的感嘆道:「吾之茶運已盡矣。」足見幽玄器物作為一種日本美學和民族精神的具象化,一國一城都不足以匹敵其價值。

繁華落盡:無我的日本茶道

在織田信長成就霸業的路途上,據信最高收藏了超過兩百件的名貴茶器,手下武將也無不希求能在戰場上凱旋歸來後,能獲得家主賜予的茶器做為賞賜,茶器的贈予就像是現代的授勳典禮,意味著君臣之間建立了更深的信任。諷刺的是,一向習慣攜帶大量的珍藏茶器奔走於各處的信長,在本能寺之變的前一晚還在舉辦盛大的茶會,殊不知那是他與心愛之物最後的餞別,信長與他的茶器踏著相同的命運軌跡,在生命最精彩的時刻,葬身無常大火之中,結束了如夢似幻的一生。

一圖看懂

長次郎「末廣」(圖/bunka.nii.ac.jp)

分享本圖

一覽上述於文學作品或書籍史料,提倡以精神層面的節制,貫徹侘寂思想的日本茶道,核心理念也同樣適用於人們如何看待具明確功能的樸實茶器,但在千利休與上流社會無形中賦予茶器工藝高低價值後,富含空絕內涵的「侘寂感」也成了種能被金錢、地位和權勢定量的物品,積累的越多,彷若文化水平就能高人一階,想來也格外感慨。

慶幸的是,行過數百年的戰火紛飛,這些茶器現今大多置放在藝術場域的展示櫃內,供所有人,不分階級、懷著純粹、謙遜的態度,去發掘經過時間淬練的一鑿一痕,誠如日本現代建築大師安藤忠雄( Andou Tadao )所言:「侘是在簡潔安靜中融入質樸的美,寂則是時間的光澤」從意念崇高的日本茶器中汲取人生體悟,好似在悠然寂寥的無機中,探詢出前人注入器物內的有機之情,所謂茶器中的侘寂所在,也不過如此而已吧!

 

參考資料:

  1. 《和樂》樂焼の魅力をくまなく紹介する大展覧会が東京国立近代美術館に!!
  2. 《溫事x茶汁器古書堂》名物器物學
  3. 《和樂》本能寺の変、大坂夏の陣。焼けても、割れても復活する奇跡の茶入「つくも茄子」の物語
  4. 《德川美術館》名物 竹茶杓 銘 泪 
  5. 《Wikiwand》松永久秀
延伸閱讀
EDITOR'S PICKS 編輯推薦
非常林奕華 3

意念詮釋的轉化再轉化|屬於劇場與映画的非比尋常

你怎麼觀看「劇場」?舞台劇型態的表演的呈現,對於每個觀者來說其實是非常具有屬於自我的視角的,而每一個「視角」必須依靠特定時空的獨立存在,...

cyber city 11

城市學 》「不宜居」也是種城市願景?當賽博龐克「Cyber City」成為我們的後末日家園

三月末《銀翼殺手》導演剪輯板重新上架串流平台,我們又有了難得的機會,一探這部科幻迷心中的類型經典,而《銀翼殺手》也是第一部將明確的「賽博龐克」概念,...

矽谷穿搭哲學 20

城市學 》如何不引人注目,又能展現你身價不斐?科技之都「矽谷」的時尚穿搭停看聽

在氣候夏乾冬雨的美國西岸灣區,常駐「矽谷」的科技新貴們,一直是推動尖端科技發展的領頭族群,八股一點的說,光是在求職履歷添上「矽谷」二字,...

渥達尼斯 首圖

我的甜點是一塊香皂?文化思維與創新觀點的極致碰撞|專訪西班牙米其林二星主廚David Yarnoz Martin

你能否想像,在西班牙庇里牛斯山山谷中的小鎮,竟然有一間連續 18 年獲得米其林星級肯定,自 2018 年連續 7 年蟬聯米其林二星的個性餐廳?〈 El...

巨物美學 10

跨界實驗室|關於電影 》什麼景象引發你的科幻恐「巨」症:3 部電影帶你了解「巨物美學」的神祕色彩

今年春天,有幸一睹科幻史詩《沙丘 2 》的觀眾想必為數眾多,受 Paul 的救世主魅力所打動,踩著沙漠鬼步,亢奮的舉手高喊「Lisan al Gaib!」...

鋼琴家汪奕聞 2

從琴鍵中找尋自我|專訪鋼琴家汪奕聞

鋼琴對我們來說,是好像有些親近,卻又有些遙遠的樂器,但在它長長演進的歷程中,卻創造了相當精彩、豐富且有深度層次的表現面貌,而對於鋼琴家汪奕聞來說,...